中文字幕av

報名熱線 18129811999

報名地址:廣東省深圳市福田區百花二路5號百花新天地A111號

當前位置:首頁>業界聲音>

音樂教育的“失序”與“順序”
浏覽次數:正在讀取 / 作者:admin / 更新时间:2020-01-02

音樂教育是學校實施美育的重要途徑和內容,是學校藝術教育的有機組成部分。作爲學校藝術教育發展推進機制三位一體的課堂教學、課外活動和校園文化,近年愈加得到重視。然而,相較于成績喜人、場面輝煌的全國中小學藝術教育展演,場場爆滿、覆蓋校園的高雅藝術進校園活動,以及報名火爆、場面壯觀的各級社會音樂考級,人們更容易看到的是場面、榮譽、鮮花和政績,而往往看不到面向全體學生的學校音樂教育與課程教學的價值追求,看不到音樂教育質量基礎依然薄弱、課堂效益原則缺失等問題,即使有認識、有判斷、有改進也變得逐漸模糊,客觀上造成學校音樂教育人力、物力和財力上的不小浪費。

  音樂教育的嚴重失序

  根据《义务教育課程設置实验方案》和《普通高中课程方案(实验)》要求,从小学到高中毕业,学生通常会有409.5小时的音乐学习时间。再加上每周至少30分鍾的課外音樂活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在校一般在108周,合計54小時),一個學生在校內參與音樂活動的時間累計463.5小時。

  令人遺憾的是,三次橫貫12省份、曆經10年的較大範圍的實地調查表明,學生在經過463.5小時的學校音樂教育之後,心裏基本沒有音樂。

  第一次調查進行于2004—2007年。在無任何教育行政性幹預下,針對蘇、粵、青、吉、湘、京的六地市部分中小學校實地調查和現場音樂能力測評發現,學生在敏銳細膩的音樂感受、真摯准確的音樂表現、音響探索與即興創作三個方面的能力不盡如人意。

  第二次調查進行于2007—2012年。針對浙、粵、桂、遼、豫、京的六地市部分普通中小學校實地調查和現場音樂學業水平測評發現,學生在音樂反應、表現和創作三個方面整體低下,小學和初中音樂課程教學不完整,創作和演奏教學內容普遍缺失,一般性審美接觸的教學方式是主流。

  第三次調查進行于2013—2014年。針對首都部分中小學生音樂素養進行計算機和紙筆相結合的測試發現:小學五年級和初中八年級學生音樂素養整體偏低,兩者之間難以看到層次清晰的遞進發展,且與其對應學段其他學科(如數學、語文)能力素養和整體認知水平不相匹配;雖然包括音樂在內的藝術教育在首都4類主體功能區之間可有效利用的社會資源確有不同,但小學五年級和初中八年級學生在音樂素養水平上並未呈現明顯的區域性差異;穩步提高學生音樂素養水平爲根本目標的發展方式在課內、課外彼此分離,在學校、家庭和社會間彼此脫節,尚未形成互聯互通、協調共進的合力模式。

  也就是說,面向全體學生的463.5個小時,並未讓他們收獲令人滿意的音樂感性經驗與核心能力素養。絕大多數學生因普遍缺少音樂感性體驗的有效積累和深度理解,准確、真摯、富有想象地表現音樂和創造音樂的能力整體不足,致使與其對應學段學生應達到的音樂認知和審美能力差距明顯,構成學生藝術素養三個維度的感性能力、藝術能力和審美行爲能力呈現結構性弱化的結果。

  原因在整體固化和改進停滯

  這種失序體現在現行學校音樂教育行政管理系統自身的職能缺位與錯位。

  首都某城區負責學校“藝術教育”管理的行政部門,被置于該區教工委和區教委20個內設機構中的“校外教育辦公室”。該辦公室不僅統籌管理本區校外教育、藝術教育、科普教育、社會實踐工作,還涉及制定相關總體規劃,指導、協調、組織中小學生藝術、科技競賽活動,並協調指導中小學校開展社會實踐活動。從學科領域看,包括音樂教育在內的學校藝術教育與其他更具“校外”特征、社會屬性更突出、更需利用社會資源的“學科領域”被集結在一起,意味著學校藝術教育性質被狹窄地局限在“活動”上。從職能定位看,該辦公室主要以制定發展規劃、組織藝術活動展演和指導社會實踐爲主,而在教學管理、課程改革和教育教學質量監控等職能上缺位,出現學校音樂教育重展演輕課堂、重社團輕教學,課內課外、家庭、社會一體化斷裂的現象也就不足爲奇。教育部2002年頒布的《學校藝術教育工作規程》明確規定學校藝術教育工作由三部分內容組成——藝術類課程教學、課外校外藝術教育活動、校園文化藝術環境建設。很顯然,第一部分內容被失序的教育行政主管部門選擇性地“忽略掉”,而轉嫁到獨具中國特色、歸屬教育行政的教研室或基教研事業單位的人員身上(即音樂教研員),這在客觀上賦予了音樂教研員這一群體一半教研“一半行政”的職能,出現政教不分、政研不離,教研扮演行政、教師屈從教研的錯位亂象。

  在該機構中,小學教育科、中學教育科正是專門負責小學和中學教學管理、課程改革、教育教學質量監控以及中小學生發展質量綜合評估的職能部門。令人費解的是,這兩個職能部門更多面向主流學科,音樂、美術學科被無情地排除在外。

  這只是地市區級學校藝術教育管理失序的一個縮影。這種情況在其上一級教育行政主管部門的相關處室基本如此。

  因爲失序,學校音樂教育管理、課程改革、教學質量監控以及學生的藝術素養評估找不到自己真實的管控主體、改革主體和評估主體,導致學校音樂課開課率整體偏低(調查顯示,城市中小學開課率在70%左右、鄉鎮51%上下、農村37%前後徘徊),音樂教師出現結構性缺編(據2010年《中國教育統計年鑒》顯示,全國普通小學僅有音樂教師16.3542萬,缺編16.7814萬;初中音樂教師8.4589萬,缺編9.1095萬),音樂教材局部無序,教材選用混沌雜亂等。

  因爲失序,學校音樂教育教學的治理機制、頂層設計、配套措施、標准評估和工作條例不得不在“無管理”似乎又有管理的行政管理系統縫隙中尴尬地“被順序化”而整體滯後,致使音樂至今未被納入教育部基礎教育質量學科監測範疇,國家學生藝術素養標准及評估體系遲遲沒有出台。而沖在最前面的是那些歸屬明確、職權明晰、管理簡單、吸引眼球的大學生和中小學藝術展演、高雅藝術進校園、中華傳統文化傳承示範區縣評選等等。

  這種失序還體現在學校音樂教育發展方式的整體固化與改進停滯。

  事實上,《學校藝術教育工作規程》早有“開齊開足藝術課程”的規定,且在2007、2008、2014年相繼出台的3個司局級《意見》均提出“開齊上好藝術課”的要求。從“開齊開足”到“開齊上好”藝術課,這並非僅是字眼上的變化,而是國家對學校藝術教育公平的內涵提升和質量治理的具體要求與強烈期待。

  何謂“上好”藝術課?“上好”音樂課就是在適應學生全面發展和經濟社會發展需要的同時,能夠持續改善學生感性能力、藝術能力和審美行爲能力,能夠穩步提高學生的人文素養。

  但長期以來,音樂教學方式固執地停留在“每課一歌/曲”上,即便局部有所改進,但其整體粗放、單一、固化、僵硬的教學方式仍難以改變學生被動、無趣、認知偏離、整體低效的音樂學習方式,學生在音樂感受、體驗、認知和理解上的積累便一步步進入真空狀態,致使音樂教學越是隨著學段遞進、財政投入增加,其質量和效益越是呈現下行慣勢。

  音樂教育如何順序發展

  筆者于2008年開始進行了一項持續7年的順序性音樂教學研究,2015年開始做了兩月有余的開放式音樂教學研究。通過順序性音樂教學研究,徹底解決基礎音樂教學研究的循序漸進、溫故知新以及教學機制、教學策略與藝術素養三維構建等難題;通過開放式音樂教學研究,試圖解決中學音樂教與學的發展方式、音樂認知匹配與藝術素養提高以及音樂體驗、社會價值與三個需要滿足等難題;通過音樂教育質量發展結構優化,實現音樂教學發展方式從粗放教學向精益教學的順序轉型與質量創新,實現音樂教育質量發展和效益增值。

  在7年和兩個月的根據地式實驗研究中,筆者發現,普通學校音樂教育發展方式的諸多問題、難題,均不在其他,而出在我們自身。打鐵還需自身硬。只要堅定地以穩步提高學生藝術素養水平爲根本,以學校美育包容性發展方式爲核心,持續深入的調查發現,腳踏實地的科研自覺,真刀真槍地站在音樂課堂上同孩子們一道享受音樂的幸福體驗,審美和人文強大的你我他就是在這些問題、困擾和堪憂中實現突破、提高、挺拔和自信。

  只要采取更爲科學、富有活力的順序治理與頂層設計相結合的工作理念、模式和規制邏輯,深入推進學校藝術教育管理體系自身建設,加快治理能力現代化;深入推進學校藝術教育工作條例的法制化建設步伐,加快出台配套政策措施;深入改進學校音樂教育發展方式和學習方式,加快基礎研究協同創新;深入推進學校藝術教育質量標准及評估體系建設,加快創新驅動實施;全面創新學校藝術教育宣傳方式和價值發現,擴大學校美育幸福指數。用包容性、多元性、參與性和民主式、互動式的現代治理機制,推進學校藝術教育工作于法有據,在依法治理、依法行政上大力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用中華美德、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實施立德樹人,用德治德行滋養法規、強化對督導問責,深入美育綜合改革,徹底改變音樂教育發展的失序局面,在三位一體音樂教育發展機制的“一體”發展上著力、在學校美育包容性發展的“包容”上下功夫,音樂教育順序發展的新篇章必將到來。

聲明:文章選自音樂基礎知識課堂

文章来源:深圳學吉他_吉他培訓_吉他教學_古典吉他|方放吉他藝術中心
《音樂教育的“失序”與“順序”》  /article/340.html
版权所有 ? 转载时请您以链接形式注明来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