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字幕av

報名熱線 18129811999

報名地址:廣東省深圳市福田區百花二路5號百花新天地A111號

當前位置:首頁>業界聲音>

《雨滴》,一篇關于陳志教授的紀實文學,值得一讀(下)
浏覽次數:正在讀取 / 作者:admin / 更新时间:2019-12-28

六、飄逝的普符


“弟弟,爲什麽不幹?”在回家的轎車裏,哥哥有些不解地問道。

“一塊五,的確不是小數目,相當于我過去拉一天菜的總收入。想聽聽嗎?”

“.......”哥哥沒有表情地望著前面一輛巴士的尾燈,把車速降了下來。

“從六八年講起吧。”陳志仰靠到座背,微盍上眼睑。

“那年,我來到北京東城區一個菜站,幹臨時工。菜棚裏一筐筐菜堆成小山。我咬著牙象抓舉運動員作極限訓練似地搬起一筐又一筐。不一會兒,棘刺紮滿了手,我問:

“有手套嗎?”

“手套?哈哈,幹長了,手上自然就有套了”菜棚的人哄笑起來。

几天后,手开始僵直,握不拢拳头。我用热水泡,酒精擦,都无济于事。手指肿得象胡萝卜。也许没有人相信,十几年来,我不停地掰呀、揉呀,成了习惯。看,它们能向外弯九十度。为了有一个适度的肉垫,不是硬茧,我用细砂纸打磨指尖的茧子。有时磨出嫩肉,被琴弦划破,流出血……..对于一般人,手只是身体的一部分, 对于搞演奏的却是整个生命。但是,在那个血泪交迸的年代,千百双手被摧残掉了。我,一个罪人的儿子,更不敢存有奢望,只好去卖琴。

但我一打開琴蓋,看見瑩瑩銀亮的琴弦,心就怦怦亂跳。它們靜靜地伸展著,等待我去撫摸。一種強烈的演奏欲,炙燒著我的心,我的手。我懷著膽怯而又激動的心情,抱起琴,不知不覺地彈起《雨滴》,當彈到第二個主旋時,眼淚嘩嘩地流了下來。

“漾漾细雨在疾风中一阵紧似一阵,织起一道道薄而密的网,铺向大地。我任凭雨水,泪水在脸上流淌,缓慢移步。滑音,急速的滑音中,我奔跑起来,踏碎了路面积水中的灯影,却冲不开接天连地的网。只有飞驰的车轮,把泥水泼溅到身上。颤音,好象游丝上发出的颤音,轻飘,悠远, 象我生命一样微弱…….”

彈到這裏,再也彈不下去了。想到要同琴告別,我又彈了一支德爾德拉的《紀念曲》。可是,我的耳朵卻無情地告訴我,那有如遙遠的天空傳來的仙樂般的樂音,在我指下變得噪啞、刺耳。

“我的手完了。琴,你拿去吧。”我對身邊一直默默聽琴的學生說。心弦,揪斷了。學生先是一愣,小屋裏一陣沈默,不知過了多少時候,學生“騰”地站了起來。

“老師,”學生輕聲地說,“琴我代您保存。怎麽,您不願?那就算‘當’給我。”

他又掏出錢,遞給我時,忍不住抽泣地說:“這點錢您拿著,給小偉買件白襯……一切會過去的。”他深深鞠了一躬,掉頭快步走出門。但是,他使我決定保住手。

七月的晌午,車輪在曬得發軟的路面上,碾壓出黑色的轍印。我躬身站在三輪車的腳蹬上,一下一下地往下踩。兩腿的肌肉僵直疫痛,溽濕的暑氣包裹著我,酷日吸吮去汗水。可是,汗依舊象股股細泉,在脊背、腿股和前胸流淌,我真想有一雙巨大的手,捂住那千百個汗孔。

樹蔭下,一個搖扇的人,肩披一條濕毛巾沖我招手,我刹住車。他走上前問“你這模樣斯斯文文的,不象蹬板車的,是“黑幫’吧?”

我覺得渾身顫抖,想一拳打在他的鼻梁,把那張肥臉揍成爛茄子。但是,一點勁也沒有,腿一陣陣地顫抖。當我一一言不發地重新蹬起車時,平生第一次想大哭一場。

唉, 为了手,我被迫去拉菜,又做了一副提钩,一一条背带。总之,用脚、腿、肩去换手。别人都说我“脱了裤子放屁”。说什么粗话我不再乎,反正,我要保住手。这主意不错,每天多了两毛钱。

看,這張照片,我特意帶來的。穿著白粗布衣的小坎肩褂子,露著健壯的胸脯,笑喝喝地象個樂天無憂的孩子。我把該熬的,都熬了過來。

“哥哥,爲了琴,我忍受了一塊五毛錢報酬的勞苦,因爲,我要的是對藝術的虔誠。”


七、是兄弟總會相見


海關送客廳裏,人們手忙腳亂地忙碌著,情緒激動地道別。陳志和哥哥默默地站在一邊。哥哥臉上布滿憂慮和失望。“弟弟,你已是中年人,國內對吉它也不重視,今年亞洲的古典吉它大賽,一個內地人也沒來。”

“是的,比賽的年齡,我超過了。在這裏看到香港、日本,全世界的吉它藝術的發展和普及,心裏很不平靜。這次回去,想傾力培養一批吉它演奏人才。”

“在這裏教學有更大的優勢。”

“哥哥,‘文革’中,我去看望蹲牛棚的黄永玉,我问:“现在, 您对从美国回来后悔吗?黄老严肃地摇摇头:‘美国聘我当教授,可我是中国人,新中国缺画家,为什么去教外国人呢?”

“內地的青年愛吉它的程度,你是很難想象的,連一些內地的音樂家也感受不深。但我看到,這裏用藝術制作‘乙醚’的現象,太令人發寒。”

“你三哥是福摩薩的將軍,你不怕抓你‘特嫌’?”

“不会的。三十年前,你们都离开大陆走了。剩下我和妈妈,共产党没有向我们——他们仇敌的妻子儿子算帐, 对母亲留在大陆给了很好的评价,发给我助学金。共产党是宽厚的。”

“唉,你这样的人——一个国民党要人的儿子,竟被‘赤化’ 到这种地步。”哥哥感慨道。“你匆匆离去,也没能见到老三。”

看見哥哥眼裏深深的戀情,陳志強忍住心裏湧起的一一陣沖動,笑了笑,“是兄弟總會相見!哥哥,多保重!”

哥哥一把抱住陳志,緊緊地擁抱,聲音發顫:“多保重!發生什麽不幸,回來!這裏有你的親哥哥,親姐姐……”.

陳志眼睛潮濕了。哥哥的執拗和情意,使他激動得說不出話,呵,多麽應該讓這些香港的執拗者們,回來看看家鄉,看一看變化了的江山.....


八、妻子的信


波音707的機艙裏,充滿了甯靜和溫暖的陽光。身穿海藍色制服的空中小姐,端來一客什錦拼盤,放在陳志面前。陳志用力抖了下手中的一封信,好似要抖掉什麽,然後折了幾折,裝進衣兜。這信他不曾對任何人說起,因爲從一啓開信,他就不能相信裏面的內容是真的。

“陳志:

爲了孩子,爲了我,不要回來,等著我,我去....”

窗外,遠處的雲,在陽光下發出藍青色的光,象一片冰山。陳志臉貼在舷窗玻璃上,內心十分平靜。結婚十幾年來,他和妻子有過舒心而歡快的生活,更多的是用艱辛縫補歲月。“文革”中,妻子被迫去商店工作,十年中,頭從沒有拾高過櫃台,整天蹲在地上不停地摔凍魚、凍雞。一坯坯水塊包圍著她,纖小的手常常凍在冰塊上。哪裏是摔,是用辛酸的眼淚澆化呵。每天回到家,她神經質般地扒去身上的衣服,吭吃吭吃地洗,魚腥使這在富裕家庭長大的女人痛苦得發瘋。

她對于錢是淡泊的,冀希一種明朗安穩的生活,而不是跟著背十字架的丈夫在泥潭中爬行,忍受無數雙冷眼對自尊的砍削。期的失望和艱辛,使她的企望變得越來越渺茫,“實際”起來,同時創痛的忍受時間越長,企望越为强烈。今天陳志的哥哥姐姐掀開了生活的悶窖蓋,在一片出國熱中,送來了一葉小舟。但是,陳志竟爲了六根尼龍絲(或者是鋼絲)回來了。要繼續編織他那藝術的夢。“你这样衷情于你 的梦,你的理想,真傻。放棄吧!想一想,它是對我的存在的挑戰,我與它,你的選擇只有一個。是,我不願自己成個‘賣火柴的小女孩’,陶醉在美好的幻想中。

機冀平穩切進“冰山”,四部引擎發出嗡嗡的轟鳴。接著一陣氣流沖擊下的顛簸。陳志下意識地捏緊扶手,臉上掠過一縷難以察覺的痙攣,一陣徹骨的冰涼,他好似被抛出機艙,掉進不斷下跌的冰涼陌生的雲層......

九、第三主旋


秋夜,車公莊大街路旁的濃蔭間,發出流水般的“嘩嘩”聲,一輛白色灑水車,“叮呤呤”地驶过陳志身旁,在黑灰色的路面,灑下一串串濕漉漉的燈影。陳志解开风衣紐扣,舒了口氣。

妻子真的離家而去,還帶走了心愛的女兒。這充滿戲劇性的意外來得那樣突然而無可挽回。一個月來,妻子的話在他腦袋裏,上百遍地重複,折磨著他汨汨流血的心。

“陳志,你真的不回香港或美国了吗?不回!好!我走。我錯了十幾年了,不能再錯了。現在誰也不能把我綁在他的戰車上。我才不怕別人說我什麽,我要的就是舒服日子。你根本不懂我的好日子的內容。你跟你的吉它過日子吧。

“她的口氣象是挑戰,其實,我爲她痛心。她屈從了最‘現代’也是最膚淺的世風,當她走出門時,許多人爲我惋惜,惋惜我失去了這個家庭。惋惜我失去了有上萬人絞盡腦汁求而不得的出國飛機票和定居證。但是,我見過最豪華的享受,也知道怎樣去享受,妻子和他們忘了我是在一個什麽樣的家庭里長大的,并且我是刚刚从那个所谓‘露天金礦’裏回來的,最有權利評價它和了解它。妻子的‘好日子’我懂,而且知道那並不是最好的。”陳志直直盯着灯影思忖。

一個家庭就這樣簡單得令人難以相信地潰塌了,兩塊岩質不同的板塊,在兩種完全不同的非自然的力量中錯裂開了。陳志曾象一般人的意識一樣,爲了孩子,同時也相信幾十年的感情,共同生活的理解,會彌合裂痕,竭力挽回破裂。但是,當付出痛苦的代價,依然未能挽回時,他漸漸看清了他和她這兩塊裸露出來的生活岩基的不同本色。裏開始滋生出一種新的,更廣博的信念,並且越發堅定起來,這信念激流般沖擊著心房,越來越雄渾、猛烈,象洪峰在閘口急切地激撞,飛旋。 當有人以悲憫的目光看著他,欲言又止地低頭擦肩而過,或在背後議論紛紛,他體內就陡然漲滿勃勃湧動的熱血,心底升腾起一股挟裹着愤懑, 渴望搏斗的亢奮。

一排千瓦碘鎢燈的刺目強光,照射在屹立于一片鵝卵石堆中的水泥攪拌罐的巨大身影。推土機沈重地低吼著,吃力地在小山似的卵石上爬行。陳志停住脚步。馬路對面,幾個青年圍坐在路燈下,一個穿套頭毛衣的青年有氣無力地彈著吉它,其余的,或無聊地默默抽煙,或隨著吉它,懶意醉態地哼叽著。

陳志的脉搏突突地急跳,体内的热血再一次冲动起他心中的任何人都不敢想的——办一所几百人的吉它学校的念头,这就是几天来越来越强烈的那个信念。

“辦吉它學校,那全市的小偷、流氓就都到你那裏去了。”一位搞治安的同志特意跑來勸告他。

“好呀,如果真的那樣,該發我一枚金牌,因爲我教他們音樂,用藝術洗滌醜惡,我們社會這樣的學校太少了,青年人業余生活單調得苦悶,爲什麽不想一想。”他的聲音中透出不可遏止的力量。

“是的,如果有几所这样的学校,我们也许会减少许多拘留所呀!”治安人员不由地感慨道。“但是, 难呀。”

陳志走到十字路口的交通警岗楼旁,靠在栏杆上,望着烟尘中的水泥搅拌罐。竟有人说我是为了求功利,为了给自己树个什么碑,就让他们说吧。真可笑,不被人议论有似大象要钻过针眼。我就是要立个里程碑,从今天起,象那台吭吃吭吃爬动的推土机,用毕生的身心,把那些被人认为是毫无光彩的石子的青年,推进音乐艺术的搅拌罐一吉它学校,使他们能坚实地幸福美好地生活,为民族的音乐艺术,民族的文明塑筑丰碑。在他們體內揉進更多的美好和純潔的東西。

陳志无意间仰脸望了一眼碘钨灯,目光不禁凝住了,碘钨灯的光芒,象乌云乍开,葛然闪出的阳光照射下的细雨,纷纷扬扬地洒向大地。

陳志用力甩了一下垂落在额前的一缕头发,系上风衣扣,朝那几个青年走出。不一会儿,在那里,吉它声竟变得昂奋,动人,回响起《雨滴》第三主旋。

急速而激烈的輪指和變奏,樂章顯示出:“風抖動翼翅,載荷著細雨,撲向綠葉,小小的葉片,勃起生命的筋脈,倔強地仰著臉,承受著銀針般雨滴的刺紮。一片片柳葉,象一只只小船,在風浪中搏爭。他跑著。連續的三連音,變奏出明朗而激昂的曲調。鉛黑色的濃雲,漸漸飄逝。大地的鼓皮,回響著他追求自我的足音,堅定而有力……

当陳志放下琴时, 他发现自己竟又回到几年前在菜棚指挥那帮二商局的小青年练节目时的兴奋和喜悦中,而且惊讶自己竟会给这些“胡同串子”弹琴。但是,艺木在面前这一双曾是呆滞、混浊的眼睛里注入了一层闪亮清澈的泪光。

生活就象波濤,有時你可能站在高高的波峰,有時可能被推進黑暗的波谷。在波谷中固然不幸,但是,你不要泄氣,同身後的波峰相比,你是前進了。只有痛苦的沈跌,才會有新的升進。振臂向前,新的波峰是屬于你的。

十、雨滴


一九八二年三月十四日,在教育部門,文化部門和他所在的單位——北京電影樂團的大力支持下,“北京誠志古典吉它學校”,在首都勞動人民文化宮,舉行了隆重的開學典禮。首屆四百名學員以及音樂界,新聞界人士,參加了典禮。

陳志走上讲台,带着胜利的喜悦。台下的年轻人使劲鼓掌,有的禁不住喊道“陈老师,弹一个!”他笑了,伸臂引出一位位年轻人,这些小伙子和姑娘紧张地抱着吉它,有些惶恐地注视着他。“弹吧, 为了吉它成为中华民族乐器的新族员,弹吧,为了洗去社会,甚至你们爸爸妈妈的斥责和屈辱,用你们的心,弹吧!”他打了一个有力的手势....

今天已经有上千名青年人走进诚志古典吉它学校,每当陳志走进教室,看到台下一双真诚、饥渴的眼睛,看到一双双在琴弦上笨拙而认真弹拨的手,就总想起《雨滴》的最后乐章:

晶瑩的雨滴,落在閃光的草葉上,催發出花朵開放。一滴,兩滴,化成一片春雨,滋潤了整個大地,滋潤了萬物,也滋潤了他自己......

          声明:作者王春元;老何提供 文章選自 古典吉他資訊與賞析

文章来源:深圳學吉他_吉他培訓_吉他教學_古典吉他|方放吉他藝術中心
《《雨滴》,一篇關于陳志教授的紀實文學,值得一讀(下)》  /article/338.html
版权所有 ? 转载时请您以链接形式注明来源!
?